1. <acronym id="ke61s"><label id="ke61s"><xmp id="ke61s"></xmp></label></acronym>
      <pre id="ke61s"><del id="ke61s"><xmp id="ke61s"></xmp></del></pre>
    2. 撥開普洱茶包裝紙上的江湖迷霧

      云南七子餅茶可追溯的歷史已百年之久,目前能聽到的“宋聘號”“楊聘號”“福元昌號”七子餅茶已可算是百年老茶了。

      普洱茶作為云南大葉種茶的特有茶品被國人認識是21世紀初,在此之前,普洱茶只作為出口產品對特定地區供貨(香港、澳門、日本、法國等),并且限定了云南七家國營茶葉生產廠生產(昆明茶廠、勐海茶廠、下關茶廠、普洱縣茶廠、瀾滄縣茶廠、景谷茶廠、景東茶廠)。普洱茶原產地的云南人在此之前也是缺乏對普洱茶的相關認知和了解的,省外的消費者更是知之甚少。

      如今,在普洱老茶界,有一些行業用語,比如“大口中”“小口中”“大七”“小七”“尖出飛”“平出飛”等等,不懂行的人聽起來像“江湖黑話”一樣。這些都是港臺茶商們早年通過“云南七子餅茶”棉紙包裝和內飛中印刷的細微差異,以及棉紙紙張的差異歸納出來的規律,并以此作為茶餅年份鑒別的依據。按照他們的說法,對這些“行話”是這樣解釋的:

      大口中/小口中:指棉紙下方的“中國土產畜產進出口公司云南茶葉分公司”這行字“中國”的“中”字,“口”字大一些的稱為“大口中”,“口”字小的稱為“小口中”。

      大七/小七:指棉紙上方“云南七子餅”的“七”字,較為細長的稱為“小七”,較為寬扁者為“大七”。

      尖出飛/平出飛:指內飛上的“勐海茶廠出品”的“出”字,上面的“山”比下面的“山”小的稱為“尖出飛”,一樣寬的稱為“平出飛”。

      ……

      各個時期的普洱茶包裝棉紙對比:

      1、1988年下關鐵餅8663手工棉紙。

      2、1988年勐海茶廠7542半手工棉紙。

      3、1998年勐海茶廠7542機制棉紙。

      供圖|昌金強

      作為云南普洱茶二十世紀七十、八十、九十年代的見證人和親歷者,我想負責任地說:這些“江湖用語”基本都是沒有根據的。當然,我們可以理解,在那個特殊的歷史時期,普洱茶的興起之風剛剛從港臺地區吹進珠三角,當年供出口的普洱茶,無論生熟包裝紙都是一樣的,而且包裝上也沒有生產日期,確實很難分辨。

      由于資訊不發達,資料有限,茶商們更沒有機會接觸到普洱茶的早起經手人,所以,只能憑借自己的經驗和想象力歸納出了這些所謂的規律,并且不斷在市場上流傳,以訛傳訛,甚至成了真理??吹竭@些混亂的市場現象,作為普洱茶歷史的親歷者,我認為我有責任還原真實的歷史事實:

      七十年代,勐海茶廠作為云南七子餅茶的主要生產廠,生產的品種僅有7532青餅、7542青餅、7572熟餅、7452熟餅四款,所生產的云南七子餅茶包裝由當時統管云南全省茶葉產、供、銷業務的中國土產畜產進出口總公司云南省茶葉分公司設計并在昆明的“華山印刷廠”印制后發運到勐海茶廠,而印刷廠所使用的印刷設備是老式的“圓盤式”單色印刷機,每次只能印刷一種顏色,換色需再次印刷。

      七子餅茶包裝由內飛(印刷設計為:八個紅色“中”字圍成圓圈,中間是綠色“茶”字,下部為“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勐海茶廠出品”的生產廠名稱)、說明書(有關七子餅茶的中、英文簡單的文字描述)、包紙(包裹餅茶的外包紙)、大票(置放與竹籮外包裝內側的闡明品名、出口嘜號、批次、數量)。

      七子餅茶包裝的內飛、包紙都統一使用“中茶”注冊商標,商標為:八個紅色“中”字圍成圓圈,中間為綠色“茶”字,這是中國茶葉進出口總公司在1951年注冊的標準圖案,要求中茶所屬的各分公司統一按照標準圖案使用于茶葉產品包裝上。

      七子餅茶的外包紙使用民間手工制作的“手工紙”,其紙質柔薄,紙面可見許多未搗細的木質纖維不規則分布著。這種“手工紙”的制作方法是采用樹皮為原料,用漚浸或蒸煮方法是植物纖維原料分散成纖維狀,然后進行打漿,就是用人工臼搗的方法進一步使其分散為纖維,并使纖維產生一定的分絲纖帚化,而成為可以紙漿,接著是抄紙;

      就是把紙漿摻水使其成為一定濃度的懸浮液,然后用抄紙器(竹簾等)撈漿,使紙漿在撈紙器上均勻交織成薄片狀的濕紙幅;然后是壓榨;就是把抄好的濕紙幅疊放在一起,采用負重壓榨的方法脫去濕紙幅中的水分。

      最后是干燥;就是把濕紙幅曬干或晾干,揭下就成為紙。這種“手工紙”透氣性好,無工業添加劑,是包裝茶葉的最佳材料。

      八十年代,由于云南普洱茶人工渥堆發酵技術日益成熟,品質穩定,勐海茶廠在香港南天公司的幫助下又開發出了8582青餅、8592熟餅,出口需求大幅增長,各項包裝需求量也大增,勐海茶廠生產供出口的普洱散茶使用的編織袋、七子餅茶使用的內飛、說明書、包紙等,甚至供出口的紅茶木質箱使用的膠合板等都靠省公司調撥供應,公司包裝科實在是忙得團團轉,為此,還時常出現包裝印制、發運不及時影響生產及出口交貨的情況。

      1989年,云南省茶葉公司特種茶部人員合影,面前還擺著出口日本的“福祿壽禧”磚和竹筒茶。

      供圖|昌金強

      經公司與勐海茶廠商議,決定將有條件實現就地制作的七子餅茶包裝交由勐海茶廠找勐??h印刷廠及思茅地區(現普洱市)印刷廠印制。

      隨著造紙工業的進步,茶葉包裝紙也在改進中,出現了半手工的質地較均勻的紙張(以機器代替手工臼搗紙漿),印刷廠在使用此類紙張時廢品率明顯降低,印刷質量也相對較好,因此八十年代的茶葉包紙就有了“手工紙”和“半手工紙”混合使用的情況。

      九十年代中期,“手工紙”“半手工紙”不再生產了,至1996年以后云南七子餅茶的包紙全部改用了“機制棉紙?!?/p>

      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印刷制版全是手工繪圖制版,勐海茶廠拿了七子餅茶的成品包裝給印刷廠,由制版師傅手工繪制。

      在勐海、思茅這類當年條件較差的縣、區級印刷廠,不可能備有字體齊全的鉛字庫,在實際印刷中,某種字體的某些鉛字因使用頻繁后損壞了,又沒有備用的,就找了相近字體的字代替,這樣就出現了字體差異的情況,印刷使用的各種顏色也是人工調色,調色師傅全憑經驗和感覺,氣候變化、光線強弱對調色影響很大,每一批次的印刷都有或多或少的差異,這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是正常的,甚至沒有任何人會去關注這些差異。

      勐海茶廠在包裝七子餅茶時,拿到什么就用什么,不管是昆明印制的還是勐海、思茅印刷廠印制的,包裝的細微差異與茶葉品質無關。

      而如今普洱江湖所謂的“雪印”“水藍印”“大口中”“小口中”“大七”“小七”“高腳七”“尖出飛”“平出飛”等術語其實是當年印刷差異所致,并不足以作為茶品年份的判定依據,很可能同一年份或者一批茶中都有不同的包裝紙和印刷字體。

      原文刊載《普洱》雜志

      2019年1月刊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刪除

      暫無評論

      久久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_欧美小情侣作爱视频_jk美女自慰网站_性VIDEOSHD吃奶